万劫连击发布站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万劫三破连击 >> 内容

万劫传奇只留下清爽和一份印记

时间:2018-3-22 9:15:13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在万劫传奇游戏中,是风走的太急,还是岁月未记录这份情义,淙淙如水,只留下清爽,和一份印记。二白话讲完了王杰大战张军,把大家笑得前仰后合,于是陈明说:“二白话,接着讲,把你知道王杰的事全给她抖搂抖搂。”...
万劫传奇游戏中,是风走的太急,还是岁月未记录这份情义,淙淙如水,只留下清爽,和一份印记。

二白话讲完了王杰大战张军,把大家笑得前仰后合,于是陈明说:“二白话,接着讲,把你知道王杰的事全给她抖搂抖搂。”

二白话看了看陈明说:“我是吃你家饭长大的?还是你给我开工资啊?我干嘛要听你的话啊……”

二白话说完又笑嘻嘻地看着我们说:“陈明这小子你们是不知道啊,他比过去的地主还狠,整死人不带偿命的。”

二白话说着朝外面喊:“老伴,收拾吃饭。”

经二白话一提,大家才在王杰的故事情节里醒过腔来,顿时都感觉肚子有些饿了。

二白话媳妇把饭菜收拾停当,那顿饭菜绝对符合当时待客标准——四菜一汤。

所谓四菜一汤是那时干部下乡时的规定,怕他们下去后大吃大喝,但规定也是狍子屁股——白腚(定),下乡的干部们照样吃。

我们边吃饭二白话边继续讲王杰是故事:

癞蛤蟆学名叫蟾蜍,这种东西确实长得其貌不扬,有很多形容它难看的词语,比如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是形容净想好事,又如属癞蛤蟆的不咬人膈应(烦)人等,这些足以说明癞蛤蟆在人们心中是什么印象。

然而癞蛤蟆也有癞蛤蟆的特点,或者说优点,比如它可以捕捉害虫等。癞蛤蟆身上产生一种物质,医学上叫蟾酥可以入药,蟾酥所含甾体物、生物碱等生物活性物质就具有解毒、镇痛、开窍、抗肿瘤等多种功能

可是这种蟾酥长在癞蛤蟆背部凸起的包里,只要一弄破就会流出如乳汁一样黏糊糊稠状的液体,癞蛤蟆越大包就越大,蟾酥也越多。

那阵子也不知谁传出信息,说是药材公司收购蟾酥,而且很贵。常年在贫困里跋涉的人们都想额外弄几个钱花,于是就去地里、洼塘、草原,乃至所有癞蛤蟆出现的地方捕捉。

捉着癞蛤蟆弄蟾酥时并无需伤害它性命,只需把它摁在地上,用铁片之类的薄东西在它背上一刮,那些乳白略带杏黄色的蟾酥液体,就在癞蛤蟆凸出的包里流了出来,蟾酥流尽便把癞蛤蟆放生。那些流出的液体一会便可凝聚成很稠,这时即可收起。

一个癞蛤蟆体内流出的蟾酥如一个水滴那么大,凝固之后就更小,需要捉许多癞蛤蟆才能弄如黄豆粒大小那么一个蟾酥球,可见蟾酥是多么珍贵,所以收购价格很贵。

但人们去捉癞蛤蟆只能利用中午,或是在干活的休息时间,正常的劳动时间还得在生产队里没完没了地劳作。

在劳作期间,茂密的草苗相间的垄地里也藏匿着诸多癞蛤蟆,人们当然也不会放过它们,把它们蟾酥刮完后继续干活。

某日大家在一片半人深的谷地里拔草,谷地因低洼谷子长的茂密,藏匿的癞蛤蟆相当多,所以大家在不让队长落下的情况下,每逢发现癞蛤蟆便毫不犹豫地捉住刮蟾酥。

王杰所拔草的垄与二牛挨着,偶尔就有癞蛤蟆出来,王杰在捉它时癞蛤蟆便跑到二牛垄沟里去了,二牛这时便顺势捉住,气得王杰直翻白眼,但又不能因一个癞蛤蟆撵过去追,更不能说什么。

于是王杰就加大拔草力度超过二牛,在离二牛很远的前面拔草,这样就不会与二牛争癞蛤蟆了。

王杰在前面当然是比二牛抢先多捉了不少癞蛤蟆,捉着捉着王杰突然想起要捉弄一下二牛,于是她在又捉住癞蛤蟆刮完了蟾酥后,又悄悄地放回了二牛的地垄沟里。

二牛边拔草边捉住癞蛤蟆刮蟾酥,可是后来捉住的癞蛤蟆,无论怎么刮就是没有蟾酥流出。气得二牛只骂,因他看见别人捉住的癞蛤蟆都刮出黄白色的蟾酥,唯独他捉住癞蛤蟆刮一下没有,再捉住一个,一刮还是没有。于是二牛便骂杂:“妈的,人他妈倒霉喝凉水都塞牙,放屁也砸脚后跟,就连捉住癞蛤蟆都他妈连蟾酥也不长……”

王杰每逢在放进二牛垄沟一个癞蛤蟆时,便用眼睛的余光瞟着二牛,看着二牛费劲巴拉的刮了半天却刮不出一点蟾酥,气得骂骂咧咧地发牢骚,甚至把癞蛤蟆狠狠地摔在了谷地里时,王杰心里便获得了一份莫名的快感,暗自笑着向前继续拔草捕捉癞蛤蟆,然后刮完蟾酥再放进二牛的垄沟里。

一次王杰又捉住一只大个的癞蛤蟆,刮完蟾酥后又悄悄放进了二牛垄沟。王杰这次也不拔草了,全神贯注地看着那只癞蛤蟆。

那只癞蛤蟆被王杰摁住只感觉背部一阵剧痛,从长这么大第一次遭遇这种酷刑,弄得它差点见了阎王,只气得它顿时肚子鼓鼓的变了形。癞蛤蟆正又痛又气地趴在地里鼓着大肚子喘息时,二牛拔草到了这里。

二牛一看垄沟里趴着一只那么大的癞蛤蟆顿感喜出望外,心想这只癞蛤蟆咋这么大啊(气的)?一定蟾酥会很多,二牛蹑手蹑脚向癞蛤蟆靠拢,很怕癞蛤蟆被他吓跑进入别人的垄沟,那样自己也不好意思去撵。

在二赖子认为到了一扑便可以捉住癞蛤蟆的距离时,他便猛地一窜向癞蛤蟆扑去,蒲扇般的大手一下子牢牢地扣住了癞蛤蟆。

二牛扣住癞蛤蟆后心里想:怎么整的啊?接连捉住的这些癞蛤蟆一个个咋都这么老实啊?好像都是专门趴在这里等待自己来捉它们似的,咋都一动不动啊……

二牛摘下腰间的刮锄板(一个铁板,用来刮去粘在锄头上的土),摁住癞蛤蟆就是一顿猛刮。

可怜那只癞蛤蟆,刚刚遭了王杰一番肆虐差点毙命,现在又遇二牛如此重复的待遇,连生气的力气也没有了啊,连挣扎也不挣扎了,任二牛在它背上来回刮着。

二牛刮了一会后便停下了,因为如前几个癞蛤蟆一样,这只癞蛤蟆虽然大却也一点蟾酥没有,气得二牛飞起一脚,把个被刮得半死不活的癞蛤蟆在地上踢起挺高,然后吧唧一下摔在了地上。

自二赖子捉住癞蛤蟆那一刻起,始终一直关注着动态的王杰,此时实在忍不住便哈哈哈地大笑起来。

在王杰用前几个癞蛤蟆戏弄二赖子时,就已经有其他人看见了,每逢看见二牛刮蟾酥不获的窘相时,他们在心里便憋不住笑,但只是偷偷地笑,他们怕自己的表现弄穿帮惹来王杰无端谩骂。

当他们见王杰自己带头大笑时,几人知道是到了讥笑二牛的时刻,于是便哈哈哈地哄堂大笑起来。

二牛费了半天劲没刮到一丁点蟾酥心里正在憋气,虽然一脚踢向了癞蛤蟆心里却依然余气未消,正想还像刚才那样再发通牢骚,骂杂一番解解心头闷气时,突然听见笑声四起,环视一下见人人都是讥笑他的目光,而且夹杂着嘲笑的表情。

二牛被人们弄得莫名其妙,笑得他晕头转向,低头看了看看看自己身上隐秘的地方,见也没有暴露出来的部位,同时自己也没做什么令这些人如此大笑的举动,二赖子被弄得一头雾水,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。

二赖子在这些人表情里寻找答案,当二牛见这些人的目光一会看看他,一会又看看王杰时,便知道这笑料的起源,肯定是王杰在自己身上弄了什么恶作剧。

就在二赖子疑惑不解时,有好事者忍不住对他说:“二牛,你他妈二百五啊?你捉住的癞蛤蟆为什么刮不出蟾酥啊?那是人家王杰已经刮完的癞蛤蟆,还刮你奶奶个孙子蟾酥啊……”

一句话点醒了梦中人,二牛这时再看王杰,只见她笑得前仰后合,而且两手捂着肚子笑得气都喘不上来了。

立即气得二牛破口大骂起来:“王杰,你他妈咋这么损啊?二爷哪里得罪你了啊?哪次和你睡觉白睡了啊?几个兜不都是让你搜得一干二净吗?有一次没有钱你他妈还把我衣服扣下了,惹得你们家白翔吃了半年的醋啊……”

王杰见二牛口无遮拦地满嘴喷粪,立刻一个箭步冲上去举手要打。

二牛知道王杰厉害,他一点也不敢反抗,立刻双手抱起了自己的头,意思是只要不打脑袋其余部分交给了王杰,爱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。

谁知王杰并没有打二牛,而是用她比男人还大的脚照准二牛膝盖后边使劲一踹,二牛便扑通一声双膝跪倒。

王杰随即又如上次给二牛“吃奶”那样趁势摁倒了他,骑在二牛身上揪着他耳朵说:“龟儿子,你好好说,什么时候我和你睡觉了?什么时候我扣下你衣服了?给我和大家说清楚……”

王杰边薅二赖子耳朵,边用屁股在二赖子身上砸,只把个二牛疼得嗷嗷地一个劲嚎叫。

二牛变声的嚎叫让在前面拔草的队长听见了,一看王杰骑在二牛身上,而且大家也不干活站着看,以为是他们是在谷地里摔跤,那样就会糟蹋了谷子,于是队长便破口大骂:“王杰,不好好干活耍什么驴啊?二牛是我干儿子,干嘛那么欺负他啊?别人家的儿子是儿子,我儿子是王八蛋吗……”

二牛虽然被王杰骑着,并且揪着耳朵,但队长骂自己是他干儿子的话二牛还是听见了,于是就反唇相讥:“是谁一欠屁股又冒出一个不落人屎的来啊?你和王杰穿一条裤子,你们俩是窝头各踹一脚没他妈一个好饼子,忘了那次你们俩让白翔堵到被窝里去了啊……”

二牛还想骂,突然感觉王杰硕大的屁股,就如一麻袋粮食那样在他后背处使劲地猛砸,当下二牛连疼带吓顾不得骂队长,连连向王杰求饶:“不说了、不说了,我再也不敢再瞎咧咧了……”

二白话边说边吃,也许是多年养成吃饭快的习惯,我们还吃得正香二白话便已经吃完,他也不再陪我们吃饭撤出饭桌,卷了支旱烟燃着继续讲王杰,我们则依然边吃边听:

王杰喜欢玩扑克,当时人们也不会玩什么红十、钓鱼、刨幺及四幺四之类的,只会玩三打一。那种玩法极其简单,就是三家打庄家,庄家决定那把牌的主牌是什么、最高七十分、分成破、抠底、光头等等。

无论庄家选择哪一种牌做主牌,也不管是梅花、方片、红桃、黑桃,每张二都算主牌,除了大、小王,二就是最大的牌(还有带本主二的),一共十八颗主牌。

那日晚间王杰又与其他三人打起了扑克,赌资成破一分钱,抠底二分,光头三分,七十翻翻。

其中一人姓李,此人眼睛特小,那双眼睛看上去就如在鼓起的眼皮上拉(割)了一条缝似的,如果不仔细看谁也不知道那里还能放出视线捕捉信息。由于他眼睛小的特殊所有人送绰号——李小眼。

那个时候农村还没有电灯,在炕上吊着一个保险灯(一种煤油灯),四个人围着个桌子便酣战起来。

李小眼这时牌点子兴起来了,连着打成了好几把牌他马上就来了劲头,腰板也直起来了,小眼睛也睁开些了,嘴里还哼起了二郎小调。

王杰她们就有些看不惯了,就想算计李小眼一番。

当李小眼又一次坐庄时,当他把主牌公布完是红桃之后,王杰就偷偷地把自己的红桃换给了下家。结果那把牌偏主了,李小眼九张主牌、而另一却家八张。李小眼那把牌是五硬调(即大、小王、三个二),李小眼想:一共十八颗主,我五硬调,不是轻松加愉快把他们主牌拿下吗。

可是当大家出了几圈牌后李小眼傻眼了,那三人里只一人有一张主牌,王杰一张主牌没有,其余主牌都在另一人手里。

李小眼明白自己只比人家多一张主牌,而且那人手里还有一个二,是剩下的牌里最大的点,当务之急必须调主把二调下来,否则到最后那就是抠底了。

李小眼不敢大意了,汗也下来了,如一条缝似的眼睛也睁开了。

可是当他再调主被人家管住之后,人家就再也不往他手里出牌了。

要想拿到牌权就必须牺牲一颗主牌,那么他就与那人平主了,但是却没有人家的二牌点大,所以最终依然还是抠底。

李小眼无论怎么拼命挣扎,乃至最终调成了撒手主,结果副牌人家也抠了他的底。

接着隔三差五又抠了李小眼几把牌,李小眼便有些犯疑惑了,像是自言自语,又像是在问其他几人:“咋我一要牌就打偏了主牌啊?怎么会每次都抠底啊?你们是不是他妈的搞鬼了啊……”

其余几人当然不承认,有人反唇相讥:“谁搞鬼了?你眼睛是拉稀屎的啊?你不会看吗?逮到谁搞鬼就加倍罚……”

李小眼心里有了疑惑,再要牌坐庄时就把眼睛“瞪圆”,王杰几人还想算计李小眼,一是遭了人家警告,二是李小眼也确实眼睛瞪圆盯着没有下手的机会。

可是看着李小眼牌那么兴王杰又不甘心,于是就又暗自想主意琢磨李小眼。

在李小眼又一次要了牌坐庄调主时,王杰悄悄撕了一小快白纸,吐了少许唾沫把红桃三中间那个红桃用白纸粘上了。

这时李小眼喊:“调主”接着就甩出一个二来。

王杰假装若无其事地把那个改造的“二”扔进了牌里,本来点得就是煤油灯光线十分暗,李小眼的眼又小,尽管瞪圆了也不大,何况又打到了深更半夜,李小眼还扒拉着牌一下看了看,见都是主牌却也没看出来那张是假二。

李小眼接着又调主,边调主边数调下来的主牌数,一数下来的主牌够数了,四个二也已经调没了。李小眼开始出副牌……出来出去到最后王杰那里剩了一个红桃二。

李小眼这回直眼了,明明是自己看着四个二已经出来了,十八张主牌也明明已经都调下来了,王杰怎么还会有二啊?

李小眼这回不干了,他确信王杰他们搞鬼了,于是李小眼便四张牌一圈那么往前翻看,当李小眼看见那张红桃三中间那个红桃被白纸粘上后,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是在那时被蒙骗了。

李小眼立刻气急败坏地说:“妈的、这是谁干的啊……”

王杰一见被李小眼看出端倪,便把视线移开扑克,哼着小曲装作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。

李小眼一个劲追问,王杰他们谁也不承认是自己干的,王杰当然也不承认,并且还责问李小眼:“你当时干什么了?过去那么多圈牌了谁记得住啊?抠底活该……”

李小眼当然不肯认栽,脸气得如猪肝似地吼道:“奶奶的,这是他妈什么事啊?这种事情是人干的吗?如正大光明输多少钱老子认了,认赌服输,可你们这算什么啊?这是拿我不识数耍傻小子吗?妈的,你们拿谁是二百五啊?老子眼睛小不假但也不揉沙子,奶奶的,赶紧把赢得钱给我吐出来……”

把钱吐出来当然没人干,王杰当时就站起来,把手里的那张二一摔骂道:“李小眼,你他妈输了活该,有人把红桃三当二使谁让你眼睛小看不见了?怪谁啊?找你爹妈说理去……”

李小眼当然也不示弱,于是便唇枪舌剑骂了起来,直把对方的祖宗们骂得在阴曹地府里一个劲地求饶。

作者:万劫连击发布站 来源:www.goLdbabys.com.cn
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万劫连击发布站(www.goldbabys.com.cn) ©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万劫连击发布站每天准时更新刚开一秒万劫连击传奇,找万劫版本合击传奇sf首选万劫传奇私服发布网! 沪ICP备12009562号-1
  • Powered by 万劫连击发布站